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www33rfd.com_www33rfd.com_【申慱667878】

文章来源:SEO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14 19:31:09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www33rfd.com_www33rfd.com_【申慱667878】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#标题分割#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——70周年家乡新变化系列报道之一  □老街记忆·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 编者按  老街,仿佛是一种古老的意象,带着温度,浓缩于心灵深处,以一种最质朴最纯粹的形式,记录耐人寻味的美丽画卷,让人感觉安稳妥贴,让人领悟岁月静好。70年前的5月7日,嘉兴迎来了解放。70年后的5月7日,本报推出“70周年家乡新变化”系列报道,站在承载岁月记忆的历史老街区里,聆听老人们讲述那些年的那些事儿。变与不变之间,有矢志不渝的坚守,也有走在前列的开拓。  【老街新记忆】  “一张褪色的照片,好像带给我一点点怀念,巷尾老爷爷卖的热汤面,味道弥漫过旧旧的后院……”春末夏初,走进王江泾镇一里街时,脑海里始终在回响着这首《老街》。  闻着清新的青草香,踏过古朴的济阳桥,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有着岁月痕迹的碉堡。“我出生的时候,碉堡就在这里了,旁边这栋是以前的邮局。”76岁的詹银康指着眼前的两栋建筑物介绍说。刚说完,鬓发苍苍的他便转身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一座桥。桥上车来人往,格外热闹。他看的却不是这喧嚣的当下,而是那段沉静的过往。一里街112号,是詹银康住了半个世纪的家。  一里街,顾名思义只有一里长。按清末民初学者唐佩金所撰写的《闻川志稿》记载看,从射襄桥之西到济阳桥之东,确切距离为495米。追溯一里街的历史,与商贸发展关系紧密。元朝初年,因几大家族来此开设店铺,沿河的一里街逐步成型、日渐兴起,并推动着王江泾从集市向集镇发展。明朝时期,王江泾正式成为行政镇,一里街也呈现出新的景象:街道上小贩、商人、顾客、游人摩肩接踵,街道旁丝绸庄、针线铺、干货店、茶馆等应接不暇,还有日日弥漫在小街上空的讨价声、还价声、谈笑声,都见证着当初的繁华。  一里街的兴盛,也让王江泾成为与新塍、陡门、濮院相并肩的“秀水县四大镇”之一。“听老一辈人讲过,历史上的一里街可谓远近闻名,而这里最为热闹的贸易当属丝绸庄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清朝中期,是一里街丝绸贸易最为鼎盛的时期:由“日出千匹”一跃而为“日出万匹”。  堂楼弄,是一里街目前留下的较为完整的一条弄堂。“弄堂这边是医院,那边是药店,那时候镇上人看病买药都到这里来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改革开放后,一里街的商贸依然繁荣,各色店铺应有尽有。他所居住的一里街112号,如同街上其他老宅一样,是前店后居的建筑格局。店铺租给别家做生意,曾先后开过茶馆、杂货铺等。后来,随着集镇规划改变,一里街商铺日益减少,逐渐成为居民主要生活区。【我家新变化】  4点半起床收拾好后,到一里街、长虹桥转上一圈,6点半左右回到家,吃过早饭后便开始读书看报……这是退休后的詹银康的日常生活。1994年,一里街11号因修建公路拆除后,他选择搬到不远处的新居所。  出生于1944年的詹银康,还清晰地记得不少小时候耳闻或亲见过的事情,如一里街曾有过的繁华兴盛、如碉堡里曾驻扎过的伪军,还有就是嘉兴解放时部队开进一里街的情景。“我记得那天刚好有乡下亲戚带着蚕豆到我家串门,刚到家门口就听到有当兵的进了街口,他们吓得将蚕豆往地上一倒就赶紧往乡下跑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后来,他们才知道,原来是共产党来了,嘉兴解放了。  新中国成立后,詹银康读上了小学。19岁那年,他当上了生产队长。而这时的一里街依然维持着往日的繁华,远近七里八乡的老百姓总要到这里买卖东西,要出发去嘉兴或者苏州,也要在附近乘公交或坐轮船。  “因为有苏嘉公路,王江泾算是当时比较早开通公交车的地区。那时这里每半个小时就有一趟12路公交车从王江泾开到四季香(今江南大厦附近),每趟公交车上都是满满当当的人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尽管有公交,但因为人多太挤,那时的王江泾还有一种出行方式:坐轮船。每天早上7点到码头上,就能等到从盛泽到嘉兴的渡船,一趟2毛5分钱。而那时的水路运输,不仅有客运船,还有货运船。  1972年,29岁的詹银康调到村里工作。日子越过越好的他也辗转从武汉买来了一台长江牌半导体收音机。“它也是我们家的第一件电器。”詹银康自豪地说。上世纪70年代没有电视机,听广播算是最高级的娱乐活动。拥有收音机的詹银康一家,常常聚在一起听新闻、听越剧,不少邻居也前来凑热闹。“那个时候收音机是稀奇货,现在不一样了,电视机、电冰箱是每家的‘标配’,DVD、VCD之类的都被淘汰了。”詹银康说。伴随着物质生活的日益富裕,老百姓精神生活也日益富足。  “我现在不大看电视了,但全国两会、党代会召开时我都会去报刊亭买那段时间的报纸看。”詹银康表示。有着37年党龄的他,依然关心着国家的大事要闻。  【祝福我的国】  詹银康:新中国成立后,我们的日子是越过越好。近年来,我们更真切地感受着到国家为百姓办实事、做好事的决心和毅力。新中国,不仅给我们这一代创造了和谐安定的生活,更带来了幸福安康的晚年。祝伟大祖国越来越兴盛,愿百姓生活越来越幸福。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#标题分割#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——70周年家乡新变化系列报道之一  □老街记忆·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 编者按  老街,仿佛是一种古老的意象,带着温度,浓缩于心灵深处,以一种最质朴最纯粹的形式,记录耐人寻味的美丽画卷,让人感觉安稳妥贴,让人领悟岁月静好。70年前的5月7日,嘉兴迎来了解放。70年后的5月7日,本报推出“70周年家乡新变化”系列报道,站在承载岁月记忆的历史老街区里,聆听老人们讲述那些年的那些事儿。变与不变之间,有矢志不渝的坚守,也有走在前列的开拓。  【老街新记忆】  “一张褪色的照片,好像带给我一点点怀念,巷尾老爷爷卖的热汤面,味道弥漫过旧旧的后院……”春末夏初,走进王江泾镇一里街时,脑海里始终在回响着这首《老街》。  闻着清新的青草香,踏过古朴的济阳桥,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有着岁月痕迹的碉堡。“我出生的时候,碉堡就在这里了,旁边这栋是以前的邮局。”76岁的詹银康指着眼前的两栋建筑物介绍说。刚说完,鬓发苍苍的他便转身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一座桥。桥上车来人往,格外热闹。他看的却不是这喧嚣的当下,而是那段沉静的过往。一里街112号,是詹银康住了半个世纪的家。  一里街,顾名思义只有一里长。按清末民初学者唐佩金所撰写的《闻川志稿》记载看,从射襄桥之西到济阳桥之东,确切距离为495米。追溯一里街的历史,与商贸发展关系紧密。元朝初年,因几大家族来此开设店铺,沿河的一里街逐步成型、日渐兴起,并推动着王江泾从集市向集镇发展。明朝时期,王江泾正式成为行政镇,一里街也呈现出新的景象:街道上小贩、商人、顾客、游人摩肩接踵,街道旁丝绸庄、针线铺、干货店、茶馆等应接不暇,还有日日弥漫在小街上空的讨价声、还价声、谈笑声,都见证着当初的繁华。  一里街的兴盛,也让王江泾成为与新塍、陡门、濮院相并肩的“秀水县四大镇”之一。“听老一辈人讲过,历史上的一里街可谓远近闻名,而这里最为热闹的贸易当属丝绸庄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清朝中期,是一里街丝绸贸易最为鼎盛的时期:由“日出千匹”一跃而为“日出万匹”。  堂楼弄,是一里街目前留下的较为完整的一条弄堂。“弄堂这边是医院,那边是药店,那时候镇上人看病买药都到这里来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改革开放后,一里街的商贸依然繁荣,各色店铺应有尽有。他所居住的一里街112号,如同街上其他老宅一样,是前店后居的建筑格局。店铺租给别家做生意,曾先后开过茶馆、杂货铺等。后来,随着集镇规划改变,一里街商铺日益减少,逐渐成为居民主要生活区。【我家新变化】  4点半起床收拾好后,到一里街、长虹桥转上一圈,6点半左右回到家,吃过早饭后便开始读书看报……这是退休后的詹银康的日常生活。1994年,一里街11号因修建公路拆除后,他选择搬到不远处的新居所。  出生于1944年的詹银康,还清晰地记得不少小时候耳闻或亲见过的事情,如一里街曾有过的繁华兴盛、如碉堡里曾驻扎过的伪军,还有就是嘉兴解放时部队开进一里街的情景。“我记得那天刚好有乡下亲戚带着蚕豆到我家串门,刚到家门口就听到有当兵的进了街口,他们吓得将蚕豆往地上一倒就赶紧往乡下跑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后来,他们才知道,原来是共产党来了,嘉兴解放了。  新中国成立后,詹银康读上了小学。19岁那年,他当上了生产队长。而这时的一里街依然维持着往日的繁华,远近七里八乡的老百姓总要到这里买卖东西,要出发去嘉兴或者苏州,也要在附近乘公交或坐轮船。  “因为有苏嘉公路,王江泾算是当时比较早开通公交车的地区。那时这里每半个小时就有一趟12路公交车从王江泾开到四季香(今江南大厦附近),每趟公交车上都是满满当当的人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尽管有公交,但因为人多太挤,那时的王江泾还有一种出行方式:坐轮船。每天早上7点到码头上,就能等到从盛泽到嘉兴的渡船,一趟2毛5分钱。而那时的水路运输,不仅有客运船,还有货运船。  1972年,29岁的詹银康调到村里工作。日子越过越好的他也辗转从武汉买来了一台长江牌半导体收音机。“它也是我们家的第一件电器。”詹银康自豪地说。上世纪70年代没有电视机,听广播算是最高级的娱乐活动。拥有收音机的詹银康一家,常常聚在一起听新闻、听越剧,不少邻居也前来凑热闹。“那个时候收音机是稀奇货,现在不一样了,电视机、电冰箱是每家的‘标配’,DVD、VCD之类的都被淘汰了。”詹银康说。伴随着物质生活的日益富裕,老百姓精神生活也日益富足。  “我现在不大看电视了,但全国两会、党代会召开时我都会去报刊亭买那段时间的报纸看。”詹银康表示。有着37年党龄的他,依然关心着国家的大事要闻。  【祝福我的国】  詹银康:新中国成立后,我们的日子是越过越好。近年来,我们更真切地感受着到国家为百姓办实事、做好事的决心和毅力。新中国,不仅给我们这一代创造了和谐安定的生活,更带来了幸福安康的晚年。祝伟大祖国越来越兴盛,愿百姓生活越来越幸福。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#标题分割#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——70周年家乡新变化系列报道之一  □老街记忆·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 编者按  老街,仿佛是一种古老的意象,带着温度,浓缩于心灵深处,以一种最质朴最纯粹的形式,记录耐人寻味的美丽画卷,让人感觉安稳妥贴,让人领悟岁月静好。70年前的5月7日,嘉兴迎来了解放。70年后的5月7日,本报推出“70周年家乡新变化”系列报道,站在承载岁月记忆的历史老街区里,聆听老人们讲述那些年的那些事儿。变与不变之间,有矢志不渝的坚守,也有走在前列的开拓。  【老街新记忆】  “一张褪色的照片,好像带给我一点点怀念,巷尾老爷爷卖的热汤面,味道弥漫过旧旧的后院……”春末夏初,走进王江泾镇一里街时,脑海里始终在回响着这首《老街》。  闻着清新的青草香,踏过古朴的济阳桥,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有着岁月痕迹的碉堡。“我出生的时候,碉堡就在这里了,旁边这栋是以前的邮局。”76岁的詹银康指着眼前的两栋建筑物介绍说。刚说完,鬓发苍苍的他便转身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一座桥。桥上车来人往,格外热闹。他看的却不是这喧嚣的当下,而是那段沉静的过往。一里街112号,是詹银康住了半个世纪的家。  一里街,顾名思义只有一里长。按清末民初学者唐佩金所撰写的《闻川志稿》记载看,从射襄桥之西到济阳桥之东,确切距离为495米。追溯一里街的历史,与商贸发展关系紧密。元朝初年,因几大家族来此开设店铺,沿河的一里街逐步成型、日渐兴起,并推动着王江泾从集市向集镇发展。明朝时期,王江泾正式成为行政镇,一里街也呈现出新的景象:街道上小贩、商人、顾客、游人摩肩接踵,街道旁丝绸庄、针线铺、干货店、茶馆等应接不暇,还有日日弥漫在小街上空的讨价声、还价声、谈笑声,都见证着当初的繁华。  一里街的兴盛,也让王江泾成为与新塍、陡门、濮院相并肩的“秀水县四大镇”之一。“听老一辈人讲过,历史上的一里街可谓远近闻名,而这里最为热闹的贸易当属丝绸庄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清朝中期,是一里街丝绸贸易最为鼎盛的时期:由“日出千匹”一跃而为“日出万匹”。  堂楼弄,是一里街目前留下的较为完整的一条弄堂。“弄堂这边是医院,那边是药店,那时候镇上人看病买药都到这里来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改革开放后,一里街的商贸依然繁荣,各色店铺应有尽有。他所居住的一里街112号,如同街上其他老宅一样,是前店后居的建筑格局。店铺租给别家做生意,曾先后开过茶馆、杂货铺等。后来,随着集镇规划改变,一里街商铺日益减少,逐渐成为居民主要生活区。【我家新变化】  4点半起床收拾好后,到一里街、长虹桥转上一圈,6点半左右回到家,吃过早饭后便开始读书看报……这是退休后的詹银康的日常生活。1994年,一里街11号因修建公路拆除后,他选择搬到不远处的新居所。  出生于1944年的詹银康,还清晰地记得不少小时候耳闻或亲见过的事情,如一里街曾有过的繁华兴盛、如碉堡里曾驻扎过的伪军,还有就是嘉兴解放时部队开进一里街的情景。“我记得那天刚好有乡下亲戚带着蚕豆到我家串门,刚到家门口就听到有当兵的进了街口,他们吓得将蚕豆往地上一倒就赶紧往乡下跑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后来,他们才知道,原来是共产党来了,嘉兴解放了。  新中国成立后,詹银康读上了小学。19岁那年,他当上了生产队长。而这时的一里街依然维持着往日的繁华,远近七里八乡的老百姓总要到这里买卖东西,要出发去嘉兴或者苏州,也要在附近乘公交或坐轮船。  “因为有苏嘉公路,王江泾算是当时比较早开通公交车的地区。那时这里每半个小时就有一趟12路公交车从王江泾开到四季香(今江南大厦附近),每趟公交车上都是满满当当的人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尽管有公交,但因为人多太挤,那时的王江泾还有一种出行方式:坐轮船。每天早上7点到码头上,就能等到从盛泽到嘉兴的渡船,一趟2毛5分钱。而那时的水路运输,不仅有客运船,还有货运船。  1972年,29岁的詹银康调到村里工作。日子越过越好的他也辗转从武汉买来了一台长江牌半导体收音机。“它也是我们家的第一件电器。”詹银康自豪地说。上世纪70年代没有电视机,听广播算是最高级的娱乐活动。拥有收音机的詹银康一家,常常聚在一起听新闻、听越剧,不少邻居也前来凑热闹。“那个时候收音机是稀奇货,现在不一样了,电视机、电冰箱是每家的‘标配’,DVD、VCD之类的都被淘汰了。”詹银康说。伴随着物质生活的日益富裕,老百姓精神生活也日益富足。  “我现在不大看电视了,但全国两会、党代会召开时我都会去报刊亭买那段时间的报纸看。”詹银康表示。有着37年党龄的他,依然关心着国家的大事要闻。  【祝福我的国】  詹银康:新中国成立后,我们的日子是越过越好。近年来,我们更真切地感受着到国家为百姓办实事、做好事的决心和毅力。新中国,不仅给我们这一代创造了和谐安定的生活,更带来了幸福安康的晚年。祝伟大祖国越来越兴盛,愿百姓生活越来越幸福。

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#标题分割#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——70周年家乡新变化系列报道之一  □老街记忆·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 编者按  老街,仿佛是一种古老的意象,带着温度,浓缩于心灵深处,以一种最质朴最纯粹的形式,记录耐人寻味的美丽画卷,让人感觉安稳妥贴,让人领悟岁月静好。70年前的5月7日,嘉兴迎来了解放。70年后的5月7日,本报推出“70周年家乡新变化”系列报道,站在承载岁月记忆的历史老街区里,聆听老人们讲述那些年的那些事儿。变与不变之间,有矢志不渝的坚守,也有走在前列的开拓。  【老街新记忆】  “一张褪色的照片,好像带给我一点点怀念,巷尾老爷爷卖的热汤面,味道弥漫过旧旧的后院……”春末夏初,走进王江泾镇一里街时,脑海里始终在回响着这首《老街》。  闻着清新的青草香,踏过古朴的济阳桥,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有着岁月痕迹的碉堡。“我出生的时候,碉堡就在这里了,旁边这栋是以前的邮局。”76岁的詹银康指着眼前的两栋建筑物介绍说。刚说完,鬓发苍苍的他便转身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一座桥。桥上车来人往,格外热闹。他看的却不是这喧嚣的当下,而是那段沉静的过往。一里街112号,是詹银康住了半个世纪的家。  一里街,顾名思义只有一里长。按清末民初学者唐佩金所撰写的《闻川志稿》记载看,从射襄桥之西到济阳桥之东,确切距离为495米。追溯一里街的历史,与商贸发展关系紧密。元朝初年,因几大家族来此开设店铺,沿河的一里街逐步成型、日渐兴起,并推动着王江泾从集市向集镇发展。明朝时期,王江泾正式成为行政镇,一里街也呈现出新的景象:街道上小贩、商人、顾客、游人摩肩接踵,街道旁丝绸庄、针线铺、干货店、茶馆等应接不暇,还有日日弥漫在小街上空的讨价声、还价声、谈笑声,都见证着当初的繁华。  一里街的兴盛,也让王江泾成为与新塍、陡门、濮院相并肩的“秀水县四大镇”之一。“听老一辈人讲过,历史上的一里街可谓远近闻名,而这里最为热闹的贸易当属丝绸庄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清朝中期,是一里街丝绸贸易最为鼎盛的时期:由“日出千匹”一跃而为“日出万匹”。  堂楼弄,是一里街目前留下的较为完整的一条弄堂。“弄堂这边是医院,那边是药店,那时候镇上人看病买药都到这里来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改革开放后,一里街的商贸依然繁荣,各色店铺应有尽有。他所居住的一里街112号,如同街上其他老宅一样,是前店后居的建筑格局。店铺租给别家做生意,曾先后开过茶馆、杂货铺等。后来,随着集镇规划改变,一里街商铺日益减少,逐渐成为居民主要生活区。【我家新变化】  4点半起床收拾好后,到一里街、长虹桥转上一圈,6点半左右回到家,吃过早饭后便开始读书看报……这是退休后的詹银康的日常生活。1994年,一里街11号因修建公路拆除后,他选择搬到不远处的新居所。  出生于1944年的詹银康,还清晰地记得不少小时候耳闻或亲见过的事情,如一里街曾有过的繁华兴盛、如碉堡里曾驻扎过的伪军,还有就是嘉兴解放时部队开进一里街的情景。“我记得那天刚好有乡下亲戚带着蚕豆到我家串门,刚到家门口就听到有当兵的进了街口,他们吓得将蚕豆往地上一倒就赶紧往乡下跑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后来,他们才知道,原来是共产党来了,嘉兴解放了。  新中国成立后,詹银康读上了小学。19岁那年,他当上了生产队长。而这时的一里街依然维持着往日的繁华,远近七里八乡的老百姓总要到这里买卖东西,要出发去嘉兴或者苏州,也要在附近乘公交或坐轮船。  “因为有苏嘉公路,王江泾算是当时比较早开通公交车的地区。那时这里每半个小时就有一趟12路公交车从王江泾开到四季香(今江南大厦附近),每趟公交车上都是满满当当的人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尽管有公交,但因为人多太挤,那时的王江泾还有一种出行方式:坐轮船。每天早上7点到码头上,就能等到从盛泽到嘉兴的渡船,一趟2毛5分钱。而那时的水路运输,不仅有客运船,还有货运船。  1972年,29岁的詹银康调到村里工作。日子越过越好的他也辗转从武汉买来了一台长江牌半导体收音机。“它也是我们家的第一件电器。”詹银康自豪地说。上世纪70年代没有电视机,听广播算是最高级的娱乐活动。拥有收音机的詹银康一家,常常聚在一起听新闻、听越剧,不少邻居也前来凑热闹。“那个时候收音机是稀奇货,现在不一样了,电视机、电冰箱是每家的‘标配’,DVD、VCD之类的都被淘汰了。”詹银康说。伴随着物质生活的日益富裕,老百姓精神生活也日益富足。  “我现在不大看电视了,但全国两会、党代会召开时我都会去报刊亭买那段时间的报纸看。”詹银康表示。有着37年党龄的他,依然关心着国家的大事要闻。  【祝福我的国】  詹银康:新中国成立后,我们的日子是越过越好。近年来,我们更真切地感受着到国家为百姓办实事、做好事的决心和毅力。新中国,不仅给我们这一代创造了和谐安定的生活,更带来了幸福安康的晚年。祝伟大祖国越来越兴盛,愿百姓生活越来越幸福。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#标题分割#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——70周年家乡新变化系列报道之一  □老街记忆·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 编者按  老街,仿佛是一种古老的意象,带着温度,浓缩于心灵深处,以一种最质朴最纯粹的形式,记录耐人寻味的美丽画卷,让人感觉安稳妥贴,让人领悟岁月静好。70年前的5月7日,嘉兴迎来了解放。70年后的5月7日,本报推出“70周年家乡新变化”系列报道,站在承载岁月记忆的历史老街区里,聆听老人们讲述那些年的那些事儿。变与不变之间,有矢志不渝的坚守,也有走在前列的开拓。  【老街新记忆】  “一张褪色的照片,好像带给我一点点怀念,巷尾老爷爷卖的热汤面,味道弥漫过旧旧的后院……”春末夏初,走进王江泾镇一里街时,脑海里始终在回响着这首《老街》。  闻着清新的青草香,踏过古朴的济阳桥,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有着岁月痕迹的碉堡。“我出生的时候,碉堡就在这里了,旁边这栋是以前的邮局。”76岁的詹银康指着眼前的两栋建筑物介绍说。刚说完,鬓发苍苍的他便转身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一座桥。桥上车来人往,格外热闹。他看的却不是这喧嚣的当下,而是那段沉静的过往。一里街112号,是詹银康住了半个世纪的家。  一里街,顾名思义只有一里长。按清末民初学者唐佩金所撰写的《闻川志稿》记载看,从射襄桥之西到济阳桥之东,确切距离为495米。追溯一里街的历史,与商贸发展关系紧密。元朝初年,因几大家族来此开设店铺,沿河的一里街逐步成型、日渐兴起,并推动着王江泾从集市向集镇发展。明朝时期,王江泾正式成为行政镇,一里街也呈现出新的景象:街道上小贩、商人、顾客、游人摩肩接踵,街道旁丝绸庄、针线铺、干货店、茶馆等应接不暇,还有日日弥漫在小街上空的讨价声、还价声、谈笑声,都见证着当初的繁华。  一里街的兴盛,也让王江泾成为与新塍、陡门、濮院相并肩的“秀水县四大镇”之一。“听老一辈人讲过,历史上的一里街可谓远近闻名,而这里最为热闹的贸易当属丝绸庄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清朝中期,是一里街丝绸贸易最为鼎盛的时期:由“日出千匹”一跃而为“日出万匹”。  堂楼弄,是一里街目前留下的较为完整的一条弄堂。“弄堂这边是医院,那边是药店,那时候镇上人看病买药都到这里来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改革开放后,一里街的商贸依然繁荣,各色店铺应有尽有。他所居住的一里街112号,如同街上其他老宅一样,是前店后居的建筑格局。店铺租给别家做生意,曾先后开过茶馆、杂货铺等。后来,随着集镇规划改变,一里街商铺日益减少,逐渐成为居民主要生活区。【我家新变化】  4点半起床收拾好后,到一里街、长虹桥转上一圈,6点半左右回到家,吃过早饭后便开始读书看报……这是退休后的詹银康的日常生活。1994年,一里街11号因修建公路拆除后,他选择搬到不远处的新居所。  出生于1944年的詹银康,还清晰地记得不少小时候耳闻或亲见过的事情,如一里街曾有过的繁华兴盛、如碉堡里曾驻扎过的伪军,还有就是嘉兴解放时部队开进一里街的情景。“我记得那天刚好有乡下亲戚带着蚕豆到我家串门,刚到家门口就听到有当兵的进了街口,他们吓得将蚕豆往地上一倒就赶紧往乡下跑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后来,他们才知道,原来是共产党来了,嘉兴解放了。  新中国成立后,詹银康读上了小学。19岁那年,他当上了生产队长。而这时的一里街依然维持着往日的繁华,远近七里八乡的老百姓总要到这里买卖东西,要出发去嘉兴或者苏州,也要在附近乘公交或坐轮船。  “因为有苏嘉公路,王江泾算是当时比较早开通公交车的地区。那时这里每半个小时就有一趟12路公交车从王江泾开到四季香(今江南大厦附近),每趟公交车上都是满满当当的人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尽管有公交,但因为人多太挤,那时的王江泾还有一种出行方式:坐轮船。每天早上7点到码头上,就能等到从盛泽到嘉兴的渡船,一趟2毛5分钱。而那时的水路运输,不仅有客运船,还有货运船。  1972年,29岁的詹银康调到村里工作。日子越过越好的他也辗转从武汉买来了一台长江牌半导体收音机。“它也是我们家的第一件电器。”詹银康自豪地说。上世纪70年代没有电视机,听广播算是最高级的娱乐活动。拥有收音机的詹银康一家,常常聚在一起听新闻、听越剧,不少邻居也前来凑热闹。“那个时候收音机是稀奇货,现在不一样了,电视机、电冰箱是每家的‘标配’,DVD、VCD之类的都被淘汰了。”詹银康说。伴随着物质生活的日益富裕,老百姓精神生活也日益富足。  “我现在不大看电视了,但全国两会、党代会召开时我都会去报刊亭买那段时间的报纸看。”詹银康表示。有着37年党龄的他,依然关心着国家的大事要闻。  【祝福我的国】  詹银康:新中国成立后,我们的日子是越过越好。近年来,我们更真切地感受着到国家为百姓办实事、做好事的决心和毅力。新中国,不仅给我们这一代创造了和谐安定的生活,更带来了幸福安康的晚年。祝伟大祖国越来越兴盛,愿百姓生活越来越幸福。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#标题分割#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——70周年家乡新变化系列报道之一  □老街记忆·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 编者按  老街,仿佛是一种古老的意象,带着温度,浓缩于心灵深处,以一种最质朴最纯粹的形式,记录耐人寻味的美丽画卷,让人感觉安稳妥贴,让人领悟岁月静好。70年前的5月7日,嘉兴迎来了解放。70年后的5月7日,本报推出“70周年家乡新变化”系列报道,站在承载岁月记忆的历史老街区里,聆听老人们讲述那些年的那些事儿。变与不变之间,有矢志不渝的坚守,也有走在前列的开拓。  【老街新记忆】  “一张褪色的照片,好像带给我一点点怀念,巷尾老爷爷卖的热汤面,味道弥漫过旧旧的后院……”春末夏初,走进王江泾镇一里街时,脑海里始终在回响着这首《老街》。  闻着清新的青草香,踏过古朴的济阳桥,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有着岁月痕迹的碉堡。“我出生的时候,碉堡就在这里了,旁边这栋是以前的邮局。”76岁的詹银康指着眼前的两栋建筑物介绍说。刚说完,鬓发苍苍的他便转身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一座桥。桥上车来人往,格外热闹。他看的却不是这喧嚣的当下,而是那段沉静的过往。一里街112号,是詹银康住了半个世纪的家。  一里街,顾名思义只有一里长。按清末民初学者唐佩金所撰写的《闻川志稿》记载看,从射襄桥之西到济阳桥之东,确切距离为495米。追溯一里街的历史,与商贸发展关系紧密。元朝初年,因几大家族来此开设店铺,沿河的一里街逐步成型、日渐兴起,并推动着王江泾从集市向集镇发展。明朝时期,王江泾正式成为行政镇,一里街也呈现出新的景象:街道上小贩、商人、顾客、游人摩肩接踵,街道旁丝绸庄、针线铺、干货店、茶馆等应接不暇,还有日日弥漫在小街上空的讨价声、还价声、谈笑声,都见证着当初的繁华。  一里街的兴盛,也让王江泾成为与新塍、陡门、濮院相并肩的“秀水县四大镇”之一。“听老一辈人讲过,历史上的一里街可谓远近闻名,而这里最为热闹的贸易当属丝绸庄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清朝中期,是一里街丝绸贸易最为鼎盛的时期:由“日出千匹”一跃而为“日出万匹”。  堂楼弄,是一里街目前留下的较为完整的一条弄堂。“弄堂这边是医院,那边是药店,那时候镇上人看病买药都到这里来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改革开放后,一里街的商贸依然繁荣,各色店铺应有尽有。他所居住的一里街112号,如同街上其他老宅一样,是前店后居的建筑格局。店铺租给别家做生意,曾先后开过茶馆、杂货铺等。后来,随着集镇规划改变,一里街商铺日益减少,逐渐成为居民主要生活区。【我家新变化】  4点半起床收拾好后,到一里街、长虹桥转上一圈,6点半左右回到家,吃过早饭后便开始读书看报……这是退休后的詹银康的日常生活。1994年,一里街11号因修建公路拆除后,他选择搬到不远处的新居所。  出生于1944年的詹银康,还清晰地记得不少小时候耳闻或亲见过的事情,如一里街曾有过的繁华兴盛、如碉堡里曾驻扎过的伪军,还有就是嘉兴解放时部队开进一里街的情景。“我记得那天刚好有乡下亲戚带着蚕豆到我家串门,刚到家门口就听到有当兵的进了街口,他们吓得将蚕豆往地上一倒就赶紧往乡下跑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后来,他们才知道,原来是共产党来了,嘉兴解放了。  新中国成立后,詹银康读上了小学。19岁那年,他当上了生产队长。而这时的一里街依然维持着往日的繁华,远近七里八乡的老百姓总要到这里买卖东西,要出发去嘉兴或者苏州,也要在附近乘公交或坐轮船。  “因为有苏嘉公路,王江泾算是当时比较早开通公交车的地区。那时这里每半个小时就有一趟12路公交车从王江泾开到四季香(今江南大厦附近),每趟公交车上都是满满当当的人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尽管有公交,但因为人多太挤,那时的王江泾还有一种出行方式:坐轮船。每天早上7点到码头上,就能等到从盛泽到嘉兴的渡船,一趟2毛5分钱。而那时的水路运输,不仅有客运船,还有货运船。  1972年,29岁的詹银康调到村里工作。日子越过越好的他也辗转从武汉买来了一台长江牌半导体收音机。“它也是我们家的第一件电器。”詹银康自豪地说。上世纪70年代没有电视机,听广播算是最高级的娱乐活动。拥有收音机的詹银康一家,常常聚在一起听新闻、听越剧,不少邻居也前来凑热闹。“那个时候收音机是稀奇货,现在不一样了,电视机、电冰箱是每家的‘标配’,DVD、VCD之类的都被淘汰了。”詹银康说。伴随着物质生活的日益富裕,老百姓精神生活也日益富足。  “我现在不大看电视了,但全国两会、党代会召开时我都会去报刊亭买那段时间的报纸看。”詹银康表示。有着37年党龄的他,依然关心着国家的大事要闻。  【祝福我的国】  詹银康:新中国成立后,我们的日子是越过越好。近年来,我们更真切地感受着到国家为百姓办实事、做好事的决心和毅力。新中国,不仅给我们这一代创造了和谐安定的生活,更带来了幸福安康的晚年。祝伟大祖国越来越兴盛,愿百姓生活越来越幸福。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#标题分割#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——70周年家乡新变化系列报道之一  □老街记忆·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 编者按  老街,仿佛是一种古老的意象,带着温度,浓缩于心灵深处,以一种最质朴最纯粹的形式,记录耐人寻味的美丽画卷,让人感觉安稳妥贴,让人领悟岁月静好。70年前的5月7日,嘉兴迎来了解放。70年后的5月7日,本报推出“70周年家乡新变化”系列报道,站在承载岁月记忆的历史老街区里,聆听老人们讲述那些年的那些事儿。变与不变之间,有矢志不渝的坚守,也有走在前列的开拓。  【老街新记忆】  “一张褪色的照片,好像带给我一点点怀念,巷尾老爷爷卖的热汤面,味道弥漫过旧旧的后院……”春末夏初,走进王江泾镇一里街时,脑海里始终在回响着这首《老街》。  闻着清新的青草香,踏过古朴的济阳桥,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有着岁月痕迹的碉堡。“我出生的时候,碉堡就在这里了,旁边这栋是以前的邮局。”76岁的詹银康指着眼前的两栋建筑物介绍说。刚说完,鬓发苍苍的他便转身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一座桥。桥上车来人往,格外热闹。他看的却不是这喧嚣的当下,而是那段沉静的过往。一里街112号,是詹银康住了半个世纪的家。  一里街,顾名思义只有一里长。按清末民初学者唐佩金所撰写的《闻川志稿》记载看,从射襄桥之西到济阳桥之东,确切距离为495米。追溯一里街的历史,与商贸发展关系紧密。元朝初年,因几大家族来此开设店铺,沿河的一里街逐步成型、日渐兴起,并推动着王江泾从集市向集镇发展。明朝时期,王江泾正式成为行政镇,一里街也呈现出新的景象:街道上小贩、商人、顾客、游人摩肩接踵,街道旁丝绸庄、针线铺、干货店、茶馆等应接不暇,还有日日弥漫在小街上空的讨价声、还价声、谈笑声,都见证着当初的繁华。  一里街的兴盛,也让王江泾成为与新塍、陡门、濮院相并肩的“秀水县四大镇”之一。“听老一辈人讲过,历史上的一里街可谓远近闻名,而这里最为热闹的贸易当属丝绸庄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清朝中期,是一里街丝绸贸易最为鼎盛的时期:由“日出千匹”一跃而为“日出万匹”。  堂楼弄,是一里街目前留下的较为完整的一条弄堂。“弄堂这边是医院,那边是药店,那时候镇上人看病买药都到这里来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改革开放后,一里街的商贸依然繁荣,各色店铺应有尽有。他所居住的一里街112号,如同街上其他老宅一样,是前店后居的建筑格局。店铺租给别家做生意,曾先后开过茶馆、杂货铺等。后来,随着集镇规划改变,一里街商铺日益减少,逐渐成为居民主要生活区。【我家新变化】  4点半起床收拾好后,到一里街、长虹桥转上一圈,6点半左右回到家,吃过早饭后便开始读书看报……这是退休后的詹银康的日常生活。1994年,一里街11号因修建公路拆除后,他选择搬到不远处的新居所。  出生于1944年的詹银康,还清晰地记得不少小时候耳闻或亲见过的事情,如一里街曾有过的繁华兴盛、如碉堡里曾驻扎过的伪军,还有就是嘉兴解放时部队开进一里街的情景。“我记得那天刚好有乡下亲戚带着蚕豆到我家串门,刚到家门口就听到有当兵的进了街口,他们吓得将蚕豆往地上一倒就赶紧往乡下跑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后来,他们才知道,原来是共产党来了,嘉兴解放了。  新中国成立后,詹银康读上了小学。19岁那年,他当上了生产队长。而这时的一里街依然维持着往日的繁华,远近七里八乡的老百姓总要到这里买卖东西,要出发去嘉兴或者苏州,也要在附近乘公交或坐轮船。  “因为有苏嘉公路,王江泾算是当时比较早开通公交车的地区。那时这里每半个小时就有一趟12路公交车从王江泾开到四季香(今江南大厦附近),每趟公交车上都是满满当当的人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尽管有公交,但因为人多太挤,那时的王江泾还有一种出行方式:坐轮船。每天早上7点到码头上,就能等到从盛泽到嘉兴的渡船,一趟2毛5分钱。而那时的水路运输,不仅有客运船,还有货运船。  1972年,29岁的詹银康调到村里工作。日子越过越好的他也辗转从武汉买来了一台长江牌半导体收音机。“它也是我们家的第一件电器。”詹银康自豪地说。上世纪70年代没有电视机,听广播算是最高级的娱乐活动。拥有收音机的詹银康一家,常常聚在一起听新闻、听越剧,不少邻居也前来凑热闹。“那个时候收音机是稀奇货,现在不一样了,电视机、电冰箱是每家的‘标配’,DVD、VCD之类的都被淘汰了。”詹银康说。伴随着物质生活的日益富裕,老百姓精神生活也日益富足。  “我现在不大看电视了,但全国两会、党代会召开时我都会去报刊亭买那段时间的报纸看。”詹银康表示。有着37年党龄的他,依然关心着国家的大事要闻。  【祝福我的国】  詹银康:新中国成立后,我们的日子是越过越好。近年来,我们更真切地感受着到国家为百姓办实事、做好事的决心和毅力。新中国,不仅给我们这一代创造了和谐安定的生活,更带来了幸福安康的晚年。祝伟大祖国越来越兴盛,愿百姓生活越来越幸福。

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#标题分割#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——70周年家乡新变化系列报道之一  □老街记忆·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 编者按  老街,仿佛是一种古老的意象,带着温度,浓缩于心灵深处,以一种最质朴最纯粹的形式,记录耐人寻味的美丽画卷,让人感觉安稳妥贴,让人领悟岁月静好。70年前的5月7日,嘉兴迎来了解放。70年后的5月7日,本报推出“70周年家乡新变化”系列报道,站在承载岁月记忆的历史老街区里,聆听老人们讲述那些年的那些事儿。变与不变之间,有矢志不渝的坚守,也有走在前列的开拓。  【老街新记忆】  “一张褪色的照片,好像带给我一点点怀念,巷尾老爷爷卖的热汤面,味道弥漫过旧旧的后院……”春末夏初,走进王江泾镇一里街时,脑海里始终在回响着这首《老街》。  闻着清新的青草香,踏过古朴的济阳桥,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有着岁月痕迹的碉堡。“我出生的时候,碉堡就在这里了,旁边这栋是以前的邮局。”76岁的詹银康指着眼前的两栋建筑物介绍说。刚说完,鬓发苍苍的他便转身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一座桥。桥上车来人往,格外热闹。他看的却不是这喧嚣的当下,而是那段沉静的过往。一里街112号,是詹银康住了半个世纪的家。  一里街,顾名思义只有一里长。按清末民初学者唐佩金所撰写的《闻川志稿》记载看,从射襄桥之西到济阳桥之东,确切距离为495米。追溯一里街的历史,与商贸发展关系紧密。元朝初年,因几大家族来此开设店铺,沿河的一里街逐步成型、日渐兴起,并推动着王江泾从集市向集镇发展。明朝时期,王江泾正式成为行政镇,一里街也呈现出新的景象:街道上小贩、商人、顾客、游人摩肩接踵,街道旁丝绸庄、针线铺、干货店、茶馆等应接不暇,还有日日弥漫在小街上空的讨价声、还价声、谈笑声,都见证着当初的繁华。  一里街的兴盛,也让王江泾成为与新塍、陡门、濮院相并肩的“秀水县四大镇”之一。“听老一辈人讲过,历史上的一里街可谓远近闻名,而这里最为热闹的贸易当属丝绸庄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清朝中期,是一里街丝绸贸易最为鼎盛的时期:由“日出千匹”一跃而为“日出万匹”。  堂楼弄,是一里街目前留下的较为完整的一条弄堂。“弄堂这边是医院,那边是药店,那时候镇上人看病买药都到这里来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改革开放后,一里街的商贸依然繁荣,各色店铺应有尽有。他所居住的一里街112号,如同街上其他老宅一样,是前店后居的建筑格局。店铺租给别家做生意,曾先后开过茶馆、杂货铺等。后来,随着集镇规划改变,一里街商铺日益减少,逐渐成为居民主要生活区。【我家新变化】  4点半起床收拾好后,到一里街、长虹桥转上一圈,6点半左右回到家,吃过早饭后便开始读书看报……这是退休后的詹银康的日常生活。1994年,一里街11号因修建公路拆除后,他选择搬到不远处的新居所。  出生于1944年的詹银康,还清晰地记得不少小时候耳闻或亲见过的事情,如一里街曾有过的繁华兴盛、如碉堡里曾驻扎过的伪军,还有就是嘉兴解放时部队开进一里街的情景。“我记得那天刚好有乡下亲戚带着蚕豆到我家串门,刚到家门口就听到有当兵的进了街口,他们吓得将蚕豆往地上一倒就赶紧往乡下跑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后来,他们才知道,原来是共产党来了,嘉兴解放了。  新中国成立后,詹银康读上了小学。19岁那年,他当上了生产队长。而这时的一里街依然维持着往日的繁华,远近七里八乡的老百姓总要到这里买卖东西,要出发去嘉兴或者苏州,也要在附近乘公交或坐轮船。  “因为有苏嘉公路,王江泾算是当时比较早开通公交车的地区。那时这里每半个小时就有一趟12路公交车从王江泾开到四季香(今江南大厦附近),每趟公交车上都是满满当当的人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尽管有公交,但因为人多太挤,那时的王江泾还有一种出行方式:坐轮船。每天早上7点到码头上,就能等到从盛泽到嘉兴的渡船,一趟2毛5分钱。而那时的水路运输,不仅有客运船,还有货运船。  1972年,29岁的詹银康调到村里工作。日子越过越好的他也辗转从武汉买来了一台长江牌半导体收音机。“它也是我们家的第一件电器。”詹银康自豪地说。上世纪70年代没有电视机,听广播算是最高级的娱乐活动。拥有收音机的詹银康一家,常常聚在一起听新闻、听越剧,不少邻居也前来凑热闹。“那个时候收音机是稀奇货,现在不一样了,电视机、电冰箱是每家的‘标配’,DVD、VCD之类的都被淘汰了。”詹银康说。伴随着物质生活的日益富裕,老百姓精神生活也日益富足。  “我现在不大看电视了,但全国两会、党代会召开时我都会去报刊亭买那段时间的报纸看。”詹银康表示。有着37年党龄的他,依然关心着国家的大事要闻。  【祝福我的国】  詹银康:新中国成立后,我们的日子是越过越好。近年来,我们更真切地感受着到国家为百姓办实事、做好事的决心和毅力。新中国,不仅给我们这一代创造了和谐安定的生活,更带来了幸福安康的晚年。祝伟大祖国越来越兴盛,愿百姓生活越来越幸福。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#标题分割#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——70周年家乡新变化系列报道之一  □老街记忆·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 编者按  老街,仿佛是一种古老的意象,带着温度,浓缩于心灵深处,以一种最质朴最纯粹的形式,记录耐人寻味的美丽画卷,让人感觉安稳妥贴,让人领悟岁月静好。70年前的5月7日,嘉兴迎来了解放。70年后的5月7日,本报推出“70周年家乡新变化”系列报道,站在承载岁月记忆的历史老街区里,聆听老人们讲述那些年的那些事儿。变与不变之间,有矢志不渝的坚守,也有走在前列的开拓。  【老街新记忆】  “一张褪色的照片,好像带给我一点点怀念,巷尾老爷爷卖的热汤面,味道弥漫过旧旧的后院……”春末夏初,走进王江泾镇一里街时,脑海里始终在回响着这首《老街》。  闻着清新的青草香,踏过古朴的济阳桥,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有着岁月痕迹的碉堡。“我出生的时候,碉堡就在这里了,旁边这栋是以前的邮局。”76岁的詹银康指着眼前的两栋建筑物介绍说。刚说完,鬓发苍苍的他便转身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一座桥。桥上车来人往,格外热闹。他看的却不是这喧嚣的当下,而是那段沉静的过往。一里街112号,是詹银康住了半个世纪的家。  一里街,顾名思义只有一里长。按清末民初学者唐佩金所撰写的《闻川志稿》记载看,从射襄桥之西到济阳桥之东,确切距离为495米。追溯一里街的历史,与商贸发展关系紧密。元朝初年,因几大家族来此开设店铺,沿河的一里街逐步成型、日渐兴起,并推动着王江泾从集市向集镇发展。明朝时期,王江泾正式成为行政镇,一里街也呈现出新的景象:街道上小贩、商人、顾客、游人摩肩接踵,街道旁丝绸庄、针线铺、干货店、茶馆等应接不暇,还有日日弥漫在小街上空的讨价声、还价声、谈笑声,都见证着当初的繁华。  一里街的兴盛,也让王江泾成为与新塍、陡门、濮院相并肩的“秀水县四大镇”之一。“听老一辈人讲过,历史上的一里街可谓远近闻名,而这里最为热闹的贸易当属丝绸庄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清朝中期,是一里街丝绸贸易最为鼎盛的时期:由“日出千匹”一跃而为“日出万匹”。  堂楼弄,是一里街目前留下的较为完整的一条弄堂。“弄堂这边是医院,那边是药店,那时候镇上人看病买药都到这里来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改革开放后,一里街的商贸依然繁荣,各色店铺应有尽有。他所居住的一里街112号,如同街上其他老宅一样,是前店后居的建筑格局。店铺租给别家做生意,曾先后开过茶馆、杂货铺等。后来,随着集镇规划改变,一里街商铺日益减少,逐渐成为居民主要生活区。【我家新变化】  4点半起床收拾好后,到一里街、长虹桥转上一圈,6点半左右回到家,吃过早饭后便开始读书看报……这是退休后的詹银康的日常生活。1994年,一里街11号因修建公路拆除后,他选择搬到不远处的新居所。  出生于1944年的詹银康,还清晰地记得不少小时候耳闻或亲见过的事情,如一里街曾有过的繁华兴盛、如碉堡里曾驻扎过的伪军,还有就是嘉兴解放时部队开进一里街的情景。“我记得那天刚好有乡下亲戚带着蚕豆到我家串门,刚到家门口就听到有当兵的进了街口,他们吓得将蚕豆往地上一倒就赶紧往乡下跑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后来,他们才知道,原来是共产党来了,嘉兴解放了。  新中国成立后,詹银康读上了小学。19岁那年,他当上了生产队长。而这时的一里街依然维持着往日的繁华,远近七里八乡的老百姓总要到这里买卖东西,要出发去嘉兴或者苏州,也要在附近乘公交或坐轮船。  “因为有苏嘉公路,王江泾算是当时比较早开通公交车的地区。那时这里每半个小时就有一趟12路公交车从王江泾开到四季香(今江南大厦附近),每趟公交车上都是满满当当的人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尽管有公交,但因为人多太挤,那时的王江泾还有一种出行方式:坐轮船。每天早上7点到码头上,就能等到从盛泽到嘉兴的渡船,一趟2毛5分钱。而那时的水路运输,不仅有客运船,还有货运船。  1972年,29岁的詹银康调到村里工作。日子越过越好的他也辗转从武汉买来了一台长江牌半导体收音机。“它也是我们家的第一件电器。”詹银康自豪地说。上世纪70年代没有电视机,听广播算是最高级的娱乐活动。拥有收音机的詹银康一家,常常聚在一起听新闻、听越剧,不少邻居也前来凑热闹。“那个时候收音机是稀奇货,现在不一样了,电视机、电冰箱是每家的‘标配’,DVD、VCD之类的都被淘汰了。”詹银康说。伴随着物质生活的日益富裕,老百姓精神生活也日益富足。  “我现在不大看电视了,但全国两会、党代会召开时我都会去报刊亭买那段时间的报纸看。”詹银康表示。有着37年党龄的他,依然关心着国家的大事要闻。  【祝福我的国】  詹银康:新中国成立后,我们的日子是越过越好。近年来,我们更真切地感受着到国家为百姓办实事、做好事的决心和毅力。新中国,不仅给我们这一代创造了和谐安定的生活,更带来了幸福安康的晚年。祝伟大祖国越来越兴盛,愿百姓生活越来越幸福。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#标题分割#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——70周年家乡新变化系列报道之一  □老街记忆·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 编者按  老街,仿佛是一种古老的意象,带着温度,浓缩于心灵深处,以一种最质朴最纯粹的形式,记录耐人寻味的美丽画卷,让人感觉安稳妥贴,让人领悟岁月静好。70年前的5月7日,嘉兴迎来了解放。70年后的5月7日,本报推出“70周年家乡新变化”系列报道,站在承载岁月记忆的历史老街区里,聆听老人们讲述那些年的那些事儿。变与不变之间,有矢志不渝的坚守,也有走在前列的开拓。  【老街新记忆】  “一张褪色的照片,好像带给我一点点怀念,巷尾老爷爷卖的热汤面,味道弥漫过旧旧的后院……”春末夏初,走进王江泾镇一里街时,脑海里始终在回响着这首《老街》。  闻着清新的青草香,踏过古朴的济阳桥,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有着岁月痕迹的碉堡。“我出生的时候,碉堡就在这里了,旁边这栋是以前的邮局。”76岁的詹银康指着眼前的两栋建筑物介绍说。刚说完,鬓发苍苍的他便转身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一座桥。桥上车来人往,格外热闹。他看的却不是这喧嚣的当下,而是那段沉静的过往。一里街112号,是詹银康住了半个世纪的家。  一里街,顾名思义只有一里长。按清末民初学者唐佩金所撰写的《闻川志稿》记载看,从射襄桥之西到济阳桥之东,确切距离为495米。追溯一里街的历史,与商贸发展关系紧密。元朝初年,因几大家族来此开设店铺,沿河的一里街逐步成型、日渐兴起,并推动着王江泾从集市向集镇发展。明朝时期,王江泾正式成为行政镇,一里街也呈现出新的景象:街道上小贩、商人、顾客、游人摩肩接踵,街道旁丝绸庄、针线铺、干货店、茶馆等应接不暇,还有日日弥漫在小街上空的讨价声、还价声、谈笑声,都见证着当初的繁华。  一里街的兴盛,也让王江泾成为与新塍、陡门、濮院相并肩的“秀水县四大镇”之一。“听老一辈人讲过,历史上的一里街可谓远近闻名,而这里最为热闹的贸易当属丝绸庄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清朝中期,是一里街丝绸贸易最为鼎盛的时期:由“日出千匹”一跃而为“日出万匹”。  堂楼弄,是一里街目前留下的较为完整的一条弄堂。“弄堂这边是医院,那边是药店,那时候镇上人看病买药都到这里来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改革开放后,一里街的商贸依然繁荣,各色店铺应有尽有。他所居住的一里街112号,如同街上其他老宅一样,是前店后居的建筑格局。店铺租给别家做生意,曾先后开过茶馆、杂货铺等。后来,随着集镇规划改变,一里街商铺日益减少,逐渐成为居民主要生活区。【我家新变化】  4点半起床收拾好后,到一里街、长虹桥转上一圈,6点半左右回到家,吃过早饭后便开始读书看报……这是退休后的詹银康的日常生活。1994年,一里街11号因修建公路拆除后,他选择搬到不远处的新居所。  出生于1944年的詹银康,还清晰地记得不少小时候耳闻或亲见过的事情,如一里街曾有过的繁华兴盛、如碉堡里曾驻扎过的伪军,还有就是嘉兴解放时部队开进一里街的情景。“我记得那天刚好有乡下亲戚带着蚕豆到我家串门,刚到家门口就听到有当兵的进了街口,他们吓得将蚕豆往地上一倒就赶紧往乡下跑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后来,他们才知道,原来是共产党来了,嘉兴解放了。  新中国成立后,詹银康读上了小学。19岁那年,他当上了生产队长。而这时的一里街依然维持着往日的繁华,远近七里八乡的老百姓总要到这里买卖东西,要出发去嘉兴或者苏州,也要在附近乘公交或坐轮船。  “因为有苏嘉公路,王江泾算是当时比较早开通公交车的地区。那时这里每半个小时就有一趟12路公交车从王江泾开到四季香(今江南大厦附近),每趟公交车上都是满满当当的人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尽管有公交,但因为人多太挤,那时的王江泾还有一种出行方式:坐轮船。每天早上7点到码头上,就能等到从盛泽到嘉兴的渡船,一趟2毛5分钱。而那时的水路运输,不仅有客运船,还有货运船。  1972年,29岁的詹银康调到村里工作。日子越过越好的他也辗转从武汉买来了一台长江牌半导体收音机。“它也是我们家的第一件电器。”詹银康自豪地说。上世纪70年代没有电视机,听广播算是最高级的娱乐活动。拥有收音机的詹银康一家,常常聚在一起听新闻、听越剧,不少邻居也前来凑热闹。“那个时候收音机是稀奇货,现在不一样了,电视机、电冰箱是每家的‘标配’,DVD、VCD之类的都被淘汰了。”詹银康说。伴随着物质生活的日益富裕,老百姓精神生活也日益富足。  “我现在不大看电视了,但全国两会、党代会召开时我都会去报刊亭买那段时间的报纸看。”詹银康表示。有着37年党龄的他,依然关心着国家的大事要闻。  【祝福我的国】  詹银康:新中国成立后,我们的日子是越过越好。近年来,我们更真切地感受着到国家为百姓办实事、做好事的决心和毅力。新中国,不仅给我们这一代创造了和谐安定的生活,更带来了幸福安康的晚年。祝伟大祖国越来越兴盛,愿百姓生活越来越幸福。

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#标题分割#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——70周年家乡新变化系列报道之一  □老街记忆·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 编者按  老街,仿佛是一种古老的意象,带着温度,浓缩于心灵深处,以一种最质朴最纯粹的形式,记录耐人寻味的美丽画卷,让人感觉安稳妥贴,让人领悟岁月静好。70年前的5月7日,嘉兴迎来了解放。70年后的5月7日,本报推出“70周年家乡新变化”系列报道,站在承载岁月记忆的历史老街区里,聆听老人们讲述那些年的那些事儿。变与不变之间,有矢志不渝的坚守,也有走在前列的开拓。  【老街新记忆】  “一张褪色的照片,好像带给我一点点怀念,巷尾老爷爷卖的热汤面,味道弥漫过旧旧的后院……”春末夏初,走进王江泾镇一里街时,脑海里始终在回响着这首《老街》。  闻着清新的青草香,踏过古朴的济阳桥,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有着岁月痕迹的碉堡。“我出生的时候,碉堡就在这里了,旁边这栋是以前的邮局。”76岁的詹银康指着眼前的两栋建筑物介绍说。刚说完,鬓发苍苍的他便转身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一座桥。桥上车来人往,格外热闹。他看的却不是这喧嚣的当下,而是那段沉静的过往。一里街112号,是詹银康住了半个世纪的家。  一里街,顾名思义只有一里长。按清末民初学者唐佩金所撰写的《闻川志稿》记载看,从射襄桥之西到济阳桥之东,确切距离为495米。追溯一里街的历史,与商贸发展关系紧密。元朝初年,因几大家族来此开设店铺,沿河的一里街逐步成型、日渐兴起,并推动着王江泾从集市向集镇发展。明朝时期,王江泾正式成为行政镇,一里街也呈现出新的景象:街道上小贩、商人、顾客、游人摩肩接踵,街道旁丝绸庄、针线铺、干货店、茶馆等应接不暇,还有日日弥漫在小街上空的讨价声、还价声、谈笑声,都见证着当初的繁华。  一里街的兴盛,也让王江泾成为与新塍、陡门、濮院相并肩的“秀水县四大镇”之一。“听老一辈人讲过,历史上的一里街可谓远近闻名,而这里最为热闹的贸易当属丝绸庄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清朝中期,是一里街丝绸贸易最为鼎盛的时期:由“日出千匹”一跃而为“日出万匹”。  堂楼弄,是一里街目前留下的较为完整的一条弄堂。“弄堂这边是医院,那边是药店,那时候镇上人看病买药都到这里来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改革开放后,一里街的商贸依然繁荣,各色店铺应有尽有。他所居住的一里街112号,如同街上其他老宅一样,是前店后居的建筑格局。店铺租给别家做生意,曾先后开过茶馆、杂货铺等。后来,随着集镇规划改变,一里街商铺日益减少,逐渐成为居民主要生活区。【我家新变化】  4点半起床收拾好后,到一里街、长虹桥转上一圈,6点半左右回到家,吃过早饭后便开始读书看报……这是退休后的詹银康的日常生活。1994年,一里街11号因修建公路拆除后,他选择搬到不远处的新居所。  出生于1944年的詹银康,还清晰地记得不少小时候耳闻或亲见过的事情,如一里街曾有过的繁华兴盛、如碉堡里曾驻扎过的伪军,还有就是嘉兴解放时部队开进一里街的情景。“我记得那天刚好有乡下亲戚带着蚕豆到我家串门,刚到家门口就听到有当兵的进了街口,他们吓得将蚕豆往地上一倒就赶紧往乡下跑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后来,他们才知道,原来是共产党来了,嘉兴解放了。  新中国成立后,詹银康读上了小学。19岁那年,他当上了生产队长。而这时的一里街依然维持着往日的繁华,远近七里八乡的老百姓总要到这里买卖东西,要出发去嘉兴或者苏州,也要在附近乘公交或坐轮船。  “因为有苏嘉公路,王江泾算是当时比较早开通公交车的地区。那时这里每半个小时就有一趟12路公交车从王江泾开到四季香(今江南大厦附近),每趟公交车上都是满满当当的人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尽管有公交,但因为人多太挤,那时的王江泾还有一种出行方式:坐轮船。每天早上7点到码头上,就能等到从盛泽到嘉兴的渡船,一趟2毛5分钱。而那时的水路运输,不仅有客运船,还有货运船。  1972年,29岁的詹银康调到村里工作。日子越过越好的他也辗转从武汉买来了一台长江牌半导体收音机。“它也是我们家的第一件电器。”詹银康自豪地说。上世纪70年代没有电视机,听广播算是最高级的娱乐活动。拥有收音机的詹银康一家,常常聚在一起听新闻、听越剧,不少邻居也前来凑热闹。“那个时候收音机是稀奇货,现在不一样了,电视机、电冰箱是每家的‘标配’,DVD、VCD之类的都被淘汰了。”詹银康说。伴随着物质生活的日益富裕,老百姓精神生活也日益富足。  “我现在不大看电视了,但全国两会、党代会召开时我都会去报刊亭买那段时间的报纸看。”詹银康表示。有着37年党龄的他,依然关心着国家的大事要闻。  【祝福我的国】  詹银康:新中国成立后,我们的日子是越过越好。近年来,我们更真切地感受着到国家为百姓办实事、做好事的决心和毅力。新中国,不仅给我们这一代创造了和谐安定的生活,更带来了幸福安康的晚年。祝伟大祖国越来越兴盛,愿百姓生活越来越幸福。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#标题分割#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——70周年家乡新变化系列报道之一  □老街记忆·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 编者按  老街,仿佛是一种古老的意象,带着温度,浓缩于心灵深处,以一种最质朴最纯粹的形式,记录耐人寻味的美丽画卷,让人感觉安稳妥贴,让人领悟岁月静好。70年前的5月7日,嘉兴迎来了解放。70年后的5月7日,本报推出“70周年家乡新变化”系列报道,站在承载岁月记忆的历史老街区里,聆听老人们讲述那些年的那些事儿。变与不变之间,有矢志不渝的坚守,也有走在前列的开拓。  【老街新记忆】  “一张褪色的照片,好像带给我一点点怀念,巷尾老爷爷卖的热汤面,味道弥漫过旧旧的后院……”春末夏初,走进王江泾镇一里街时,脑海里始终在回响着这首《老街》。  闻着清新的青草香,踏过古朴的济阳桥,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有着岁月痕迹的碉堡。“我出生的时候,碉堡就在这里了,旁边这栋是以前的邮局。”76岁的詹银康指着眼前的两栋建筑物介绍说。刚说完,鬓发苍苍的他便转身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一座桥。桥上车来人往,格外热闹。他看的却不是这喧嚣的当下,而是那段沉静的过往。一里街112号,是詹银康住了半个世纪的家。  一里街,顾名思义只有一里长。按清末民初学者唐佩金所撰写的《闻川志稿》记载看,从射襄桥之西到济阳桥之东,确切距离为495米。追溯一里街的历史,与商贸发展关系紧密。元朝初年,因几大家族来此开设店铺,沿河的一里街逐步成型、日渐兴起,并推动着王江泾从集市向集镇发展。明朝时期,王江泾正式成为行政镇,一里街也呈现出新的景象:街道上小贩、商人、顾客、游人摩肩接踵,街道旁丝绸庄、针线铺、干货店、茶馆等应接不暇,还有日日弥漫在小街上空的讨价声、还价声、谈笑声,都见证着当初的繁华。  一里街的兴盛,也让王江泾成为与新塍、陡门、濮院相并肩的“秀水县四大镇”之一。“听老一辈人讲过,历史上的一里街可谓远近闻名,而这里最为热闹的贸易当属丝绸庄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清朝中期,是一里街丝绸贸易最为鼎盛的时期:由“日出千匹”一跃而为“日出万匹”。  堂楼弄,是一里街目前留下的较为完整的一条弄堂。“弄堂这边是医院,那边是药店,那时候镇上人看病买药都到这里来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改革开放后,一里街的商贸依然繁荣,各色店铺应有尽有。他所居住的一里街112号,如同街上其他老宅一样,是前店后居的建筑格局。店铺租给别家做生意,曾先后开过茶馆、杂货铺等。后来,随着集镇规划改变,一里街商铺日益减少,逐渐成为居民主要生活区。【我家新变化】  4点半起床收拾好后,到一里街、长虹桥转上一圈,6点半左右回到家,吃过早饭后便开始读书看报……这是退休后的詹银康的日常生活。1994年,一里街11号因修建公路拆除后,他选择搬到不远处的新居所。  出生于1944年的詹银康,还清晰地记得不少小时候耳闻或亲见过的事情,如一里街曾有过的繁华兴盛、如碉堡里曾驻扎过的伪军,还有就是嘉兴解放时部队开进一里街的情景。“我记得那天刚好有乡下亲戚带着蚕豆到我家串门,刚到家门口就听到有当兵的进了街口,他们吓得将蚕豆往地上一倒就赶紧往乡下跑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后来,他们才知道,原来是共产党来了,嘉兴解放了。  新中国成立后,詹银康读上了小学。19岁那年,他当上了生产队长。而这时的一里街依然维持着往日的繁华,远近七里八乡的老百姓总要到这里买卖东西,要出发去嘉兴或者苏州,也要在附近乘公交或坐轮船。  “因为有苏嘉公路,王江泾算是当时比较早开通公交车的地区。那时这里每半个小时就有一趟12路公交车从王江泾开到四季香(今江南大厦附近),每趟公交车上都是满满当当的人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尽管有公交,但因为人多太挤,那时的王江泾还有一种出行方式:坐轮船。每天早上7点到码头上,就能等到从盛泽到嘉兴的渡船,一趟2毛5分钱。而那时的水路运输,不仅有客运船,还有货运船。  1972年,29岁的詹银康调到村里工作。日子越过越好的他也辗转从武汉买来了一台长江牌半导体收音机。“它也是我们家的第一件电器。”詹银康自豪地说。上世纪70年代没有电视机,听广播算是最高级的娱乐活动。拥有收音机的詹银康一家,常常聚在一起听新闻、听越剧,不少邻居也前来凑热闹。“那个时候收音机是稀奇货,现在不一样了,电视机、电冰箱是每家的‘标配’,DVD、VCD之类的都被淘汰了。”詹银康说。伴随着物质生活的日益富裕,老百姓精神生活也日益富足。  “我现在不大看电视了,但全国两会、党代会召开时我都会去报刊亭买那段时间的报纸看。”詹银康表示。有着37年党龄的他,依然关心着国家的大事要闻。  【祝福我的国】  詹银康:新中国成立后,我们的日子是越过越好。近年来,我们更真切地感受着到国家为百姓办实事、做好事的决心和毅力。新中国,不仅给我们这一代创造了和谐安定的生活,更带来了幸福安康的晚年。祝伟大祖国越来越兴盛,愿百姓生活越来越幸福。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#标题分割#王江泾一里街的变与不变——70周年家乡新变化系列报道之一  □老街记忆·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 编者按  老街,仿佛是一种古老的意象,带着温度,浓缩于心灵深处,以一种最质朴最纯粹的形式,记录耐人寻味的美丽画卷,让人感觉安稳妥贴,让人领悟岁月静好。70年前的5月7日,嘉兴迎来了解放。70年后的5月7日,本报推出“70周年家乡新变化”系列报道,站在承载岁月记忆的历史老街区里,聆听老人们讲述那些年的那些事儿。变与不变之间,有矢志不渝的坚守,也有走在前列的开拓。  【老街新记忆】  “一张褪色的照片,好像带给我一点点怀念,巷尾老爷爷卖的热汤面,味道弥漫过旧旧的后院……”春末夏初,走进王江泾镇一里街时,脑海里始终在回响着这首《老街》。  闻着清新的青草香,踏过古朴的济阳桥,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有着岁月痕迹的碉堡。“我出生的时候,碉堡就在这里了,旁边这栋是以前的邮局。”76岁的詹银康指着眼前的两栋建筑物介绍说。刚说完,鬓发苍苍的他便转身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一座桥。桥上车来人往,格外热闹。他看的却不是这喧嚣的当下,而是那段沉静的过往。一里街112号,是詹银康住了半个世纪的家。  一里街,顾名思义只有一里长。按清末民初学者唐佩金所撰写的《闻川志稿》记载看,从射襄桥之西到济阳桥之东,确切距离为495米。追溯一里街的历史,与商贸发展关系紧密。元朝初年,因几大家族来此开设店铺,沿河的一里街逐步成型、日渐兴起,并推动着王江泾从集市向集镇发展。明朝时期,王江泾正式成为行政镇,一里街也呈现出新的景象:街道上小贩、商人、顾客、游人摩肩接踵,街道旁丝绸庄、针线铺、干货店、茶馆等应接不暇,还有日日弥漫在小街上空的讨价声、还价声、谈笑声,都见证着当初的繁华。  一里街的兴盛,也让王江泾成为与新塍、陡门、濮院相并肩的“秀水县四大镇”之一。“听老一辈人讲过,历史上的一里街可谓远近闻名,而这里最为热闹的贸易当属丝绸庄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清朝中期,是一里街丝绸贸易最为鼎盛的时期:由“日出千匹”一跃而为“日出万匹”。  堂楼弄,是一里街目前留下的较为完整的一条弄堂。“弄堂这边是医院,那边是药店,那时候镇上人看病买药都到这里来。”詹银康介绍说。改革开放后,一里街的商贸依然繁荣,各色店铺应有尽有。他所居住的一里街112号,如同街上其他老宅一样,是前店后居的建筑格局。店铺租给别家做生意,曾先后开过茶馆、杂货铺等。后来,随着集镇规划改变,一里街商铺日益减少,逐渐成为居民主要生活区。【我家新变化】  4点半起床收拾好后,到一里街、长虹桥转上一圈,6点半左右回到家,吃过早饭后便开始读书看报……这是退休后的詹银康的日常生活。1994年,一里街11号因修建公路拆除后,他选择搬到不远处的新居所。  出生于1944年的詹银康,还清晰地记得不少小时候耳闻或亲见过的事情,如一里街曾有过的繁华兴盛、如碉堡里曾驻扎过的伪军,还有就是嘉兴解放时部队开进一里街的情景。“我记得那天刚好有乡下亲戚带着蚕豆到我家串门,刚到家门口就听到有当兵的进了街口,他们吓得将蚕豆往地上一倒就赶紧往乡下跑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后来,他们才知道,原来是共产党来了,嘉兴解放了。  新中国成立后,詹银康读上了小学。19岁那年,他当上了生产队长。而这时的一里街依然维持着往日的繁华,远近七里八乡的老百姓总要到这里买卖东西,要出发去嘉兴或者苏州,也要在附近乘公交或坐轮船。  “因为有苏嘉公路,王江泾算是当时比较早开通公交车的地区。那时这里每半个小时就有一趟12路公交车从王江泾开到四季香(今江南大厦附近),每趟公交车上都是满满当当的人。”詹银康回忆说。尽管有公交,但因为人多太挤,那时的王江泾还有一种出行方式:坐轮船。每天早上7点到码头上,就能等到从盛泽到嘉兴的渡船,一趟2毛5分钱。而那时的水路运输,不仅有客运船,还有货运船。  1972年,29岁的詹银康调到村里工作。日子越过越好的他也辗转从武汉买来了一台长江牌半导体收音机。“它也是我们家的第一件电器。”詹银康自豪地说。上世纪70年代没有电视机,听广播算是最高级的娱乐活动。拥有收音机的詹银康一家,常常聚在一起听新闻、听越剧,不少邻居也前来凑热闹。“那个时候收音机是稀奇货,现在不一样了,电视机、电冰箱是每家的‘标配’,DVD、VCD之类的都被淘汰了。”詹银康说。伴随着物质生活的日益富裕,老百姓精神生活也日益富足。  “我现在不大看电视了,但全国两会、党代会召开时我都会去报刊亭买那段时间的报纸看。”詹银康表示。有着37年党龄的他,依然关心着国家的大事要闻。  【祝福我的国】  詹银康:新中国成立后,我们的日子是越过越好。近年来,我们更真切地感受着到国家为百姓办实事、做好事的决心和毅力。新中国,不仅给我们这一代创造了和谐安定的生活,更带来了幸福安康的晚年。祝伟大祖国越来越兴盛,愿百姓生活越来越幸福。

长春一男子抢夺班车方向盘被刑拘 警方:涉嫌危害公共安全#标题分割#  长春5月24日电(张瑶周丽)记者24日从长春市公安局朝阳分局获悉,近日,长春市一男子因抢夺公司班车方向盘被刑拘,这是当地警方首次以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处理此类案件。  本月21日晚高峰时段,长春市宽平大路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称,在快速路上桥口处发生交通事故,车上9名乘客受困。民警立即赶赴现场,会同交警将被困乘客救出,所幸无人员伤亡。  经查,长春某汽车配件公司班车当天载9名乘客从公司出发。当车辆驶入开运街时,车内乘客王某要求下车。因开运街全线禁停,司机耿某拒绝其要求。长春一男子抢夺班车方向盘被刑拘 警方:涉嫌危害公共安全#标题分割#  长春5月24日电(张瑶周丽)记者24日从长春市公安局朝阳分局获悉,近日,长春市一男子因抢夺公司班车方向盘被刑拘,这是当地警方首次以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处理此类案件。  本月21日晚高峰时段,长春市宽平大路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称,在快速路上桥口处发生交通事故,车上9名乘客受困。民警立即赶赴现场,会同交警将被困乘客救出,所幸无人员伤亡。  经查,长春某汽车配件公司班车当天载9名乘客从公司出发。当车辆驶入开运街时,车内乘客王某要求下车。因开运街全线禁停,司机耿某拒绝其要求。




(www33rfd.com_www33rfd.com_【申慱667878】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
© www33rfd.com_www33rfd.com_【申慱667878】SEO程序: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

请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,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!

百站百胜: 这条“隧道”带你穿越70年 期货概念股早盘集体拉升美尔雅涨逾4% 国庆70周年活动新闻中心27日举办第3场新闻发布会 宝马质量问题频发缺陷不仅存于召回车辆 财政部:养老保险基金运行平稳养老金发放有保证 联储最新回购操作结果说明交易商正在季末抢夺流动性 中国农业银行:财政部将持有的股权10%划转社保基金 华润双鹤上半年净利6亿销售费用19亿研发费不到1亿 锦泰期货:豆类走势震荡偏强 俄罗斯总统普京将前往法国参加希拉克的葬礼 周杰伦“安利”的奶茶被黄牛炒到350元一杯? 创业板指高开高走涨逾1%电子板块涨幅居前 游戏直播版图扩张:版权争议加剧亟待理顺行业规则 美联邦检察官:月子中心并不违法只要入境不撒谎 国防部:美鼓噪煽动所谓“中国军事威胁”十分荒谬 当特朗普联大猛批委内瑞拉时委代表现场看起了书 90后年轻人六成亚健康18%无健康保障“裸奔” 张津镭:美元表现强势黄金1500关口再受考验 IPO被否后迁址西藏今天成功过会 深交所:对ST银亿及相关当事人给予纪律处分 美国人支持弹劾特朗普吗?民调:反对与支持对半 9月29日在售高收益银行理财产品一览 桑德斯提财富税计划若实施贝佐斯一年需缴90亿美元 雅仕维获新加坡地铁TEL广告特许经营 主力资金净流出1501亿电子行业净流出规模居前 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:大湾区为香港提供巨大机遇 新京报:省内用血费用直接减免让献血者少跑腿 白酒市场争夺战加剧五粮液能超越茅台吗? 曾经的鸽派日渐强硬Evans认为美联储无需再降息 净资本管理办法将引导理财资金规范进入资本市场 这感觉好燃女排齐唱《我和我的祖国》 外交部:将空客遭网络攻击与中国联系之行为居心叵测 香港绿色金融协会主席马骏:聚焦大湾区市场 中国出口欧盟首列动车组抵达欧洲中外网友沸腾了 缺乏热情?NASA局长吁马斯克对载人飞行更加努力 西媒:中国是亚洲经济一体化“主引擎” 财政部敦促银行回拨超额拨备将影响哪些银行? 基里巴斯:横跨东西南北四个半球的国家 铁矿石节后存利好因素偏乐观 DxOMark公布华为Mate30Pro拍照得分:121分排名第一 央行:不搞“大水漫灌”保持物价水平总体稳定 一加发布首款电视Q1:55寸4K屏升降式扬声器 迎新中国成立70年首都2000万盆鲜花扮靓京城 玩不起了?海底捞宣布取消大学生6.9折优惠 中评社:郭台铭虽未参选国民党已实质分裂 机构三季度近千次调研30只华为概念股超9成股价上涨 蓝天救援队队员营救驴友遇难被授予见义勇为称号 试错交易:9月30日市场观察 屠呦呦:一提青蒿素眼睛就亮曾扛住190次失败 装置信息扑朔迷离甲醇进口增量几何 十一作为国庆节原来出自他的建议 爱玛科技冲上市:周杰伦代言卖3000万辆还为摩拜造车 在游戏里对飚中文的老外火了 财政部部长刘昆:严禁各部门大手大脚花钱 道明证券:美国核心PCE物价指数预计1.8% 鸿蒙的诡异和任正非的坦诚 午盘:美股继续下滑纳指下跌约1% 百威亚太每股定价27港元全球发售扩大至14.517亿股 陈宝生:中国教育的规模常常让外宾们惊讶 苯乙烯期货挂牌首日主力合约EB2005高开1.25%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例会: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 苏宁易购正式收购家乐福中国 美防长登上核潜艇盛赞其战斗力然而该艇已趴窝4年 广东进口食品协会会长:未来十年是进口食品业黄金期 国庆北京浙江等地景区门票降价或免费你会去哪? 台新军机叫 蔚来汽车盘前跌幅扩大至近20%创历史新低 A股同股不同权第一股将诞生花落云计算服务商优刻得 生财有道?法国总统府开网店一年爆卖近4万件商品 韩国现代副会长:5年内将量产自动驾驶汽车 任正非:鸿蒙系统的终端服务目前还在努力中 提前退休14年后自首厅官获刑:退休前1年敛财625万 中国民航局:2018中国有8家机场进入全球客运50强 国联安基金增聘朱靖宇为3只产品基金经理 白酒股大涨重仓场内基金遭遇净赎回 苏宁没有犹豫:买买买的逻辑收购家乐福中国的下一步 家乐福中国完成交割张近东致信3万名家乐福中国员工 建设银行重庆分行违规办理售汇业务遭外汇局罚53万 全国ETC发行速度持续加快今年以来新增用户5396万 财政部将所持农行工行股权的10%划转给社保基金 要想阻止气候变化,我们还剩多少时间? 达成合作协议通用汽车将安装亚马逊Alexa语音助手 韩国瑜批绿营:再给4年只有老天爷知道台湾变怎样 以大选最终结果出炉:利库德集团落后蓝白党1席 财政部将其持有的工行、农行股权10%划转给社保基金 宝宝树王怀南:没有离开公司也不计划让它发生 美国二季度GDP终值符合预期但给经济增长蒙上阴影 探秘国庆阅兵集训点:“神秘武器”缝纫机抢眼 国内首条市内高铁开工 带瘫痪奶奶上大学女孩将毕业:想边工作边照顾家人 这个秘密基地地图上找不到只有代号“221” 美媒拍摄中华绝技“十不闲”海外网友看呆了 普洛药业:产品拟中选集采对未来业绩产生积极影响 美国外卖江湖 汇鸿集团:目前处于转型升级攻坚期不涉及区块链业务 约翰逊疑用公款资助美国商人被要求14天内说清楚 任正非:华为没有想做商业霸权希望在新技术上做贡献 国庆期间物美将再投放8万瓶飞天茅台会员限购2瓶 江苏常州一服务区6辆货车烧毁警方:系自燃引起 今天中国工程“上天下海”再创多个“世界之最” 吴晓波频道上市“信号中断”?全通教育收购遇阻 粤港澳大湾区“菜篮子”平台启用 阿富汗大选期间一投票站附近爆炸已致15人受伤 分析师越好看预测越准?作者:并不是长得漂亮就管用 30元钱在新机场能吃到什么午餐? 西安高陵阳光村镇银行被罚96万:违规划转资金等 吴晓波15亿交易黄了“最赚钱的财经作家”还想上市 国庆假期或有近8亿人次出游哪些地方人多? 银保监会:前8个月保险业原保费收入同比增长13% 土耳其发生5.7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 ST辅仁延期回复上交所问询函 欧洲央行执委会成员劳滕施莱格将于10月底辞职 Visco:欧洲央行的政策决定适宜并非仓促决定 这条铁路开始联调联试动车将首次开进张家界景区 快讯:白酒概念股走强金徽酒大涨7% 为无协议脱欧做准备英将分阶段推刺激经济计划 楼市调控将更精准150城推网签备案全国联网 中央累计投放3万吨猪肉生活必需品保供稳价 蔡英文说大陆最怕台湾三件事国台办:不值一驳 首航在即从空管角度解读大兴机场 李波任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港媒:中国公布高科技投资计划将成经济新动能 比特币本周大幅跳水,技术面预示还会有更多的痛苦 港股私有化失败原因:小股东变举足轻重二股东或搅局 央行到底有没有必要降息? 自贸试验区迎6周岁生日成员越来越多清单越来越短 晋商银行吕梁分行副行长张洪源被警告:组织公款旅游 弘海高新逆市升逾97.42%暂表现最佳个股 小米推出户外蓝牙音箱:蓝牙5.0/Type-C接口 科技股回归再成主角节前还会有哪些“彩蛋”可砸? 华为孟晚舟现身引渡案进入实质性审理阶段 快讯:恒指低开0.45%药品扩围价格再降医药股走低 075两栖舰建造速度有多快:几周内就从分段变为完成品 全球单体最大陆上风电乌兰察布风电基地开工 《杀人回忆》原型嫌犯照片曝光母亲称其不会杀人 巨星医疗控股9月24日耗资6.75万港元回购4.5万股 河南警察学院学生军训后死亡医院确诊为热射病 午评:港股恒指涨0.16%失守26000新世界发展涨3.4% 我来贷品牌升级为我来数科发布“BIG”战略原因有三 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张晓晶:稳增长与稳杠杆的平衡 新华社:约翰逊还想休会遭议会否决 周梓凯:反复行情勿偏执一方多空黄金留意1512分水岭 网易有道最快三天后赴美上市 国庆假期财富提升指南请查收 韩蔚山港一油轮爆炸并导致另一货船起火致18人伤 三星GalaxyS11将改进屏下指纹,检测面积更大 辽宁发布支持企业上市发展意见多维度支持企业上市 英议会重新恢复工作就无协议脱欧展开辩论 日《防卫白皮书》主张争议岛屿主权韩方强烈抗议 基金业“金九”发行创新高调查左手固收右手ETF 双汇发展吸并双汇集团发行股票将上市经营问题待解 看了那么多遍中国这个角度值得14亿人再看一遍 谁将从特朗普弹劾危机中获益:拜登沃伦还是普京? 泰国北碧府一架飞机坠毁导致机上2人全部遇难 美改革方案遭多国“集体拒绝”美或退出这个组织 逆周期调节加码稳经济央行:“要认真办好自己的事” 快讯:午后股指窄幅整理沪指涨0.63%数字货币股领涨 美元强势如虹黄金反弹乏力后市或以宽幅震荡为主 光大证券:提前潜伏以待国庆后的行情关注高送转行情 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杨飞:未来可能收窄用户补贴 去年我国货物进出口总额4.6万亿美元外贸跨越式发展 用友 公布Q2净亏32亿后又取消电话会议蔚来意欲何为? 英国民航局:将安排航班把滞留海外13.53万人接回 约翰逊刚刚败诉英下院议长:议会将于9月25日复会 妻子产后抑郁就医陪同的丈夫却引起医生的注意 农业农村部:加快推进肉牛产业现代化 70年:国人出境游越来越频繁去年1.5亿人次世界第一 4S店降价促销难掩冷清“金九银十”爽约车市 嫦娥四号着陆器和“玉兔二号”巡视器完成自主唤醒 透析上海科创中心条例:创投机构和企业关心这些问题 产量增加自然灾害少秋冬菜价或将低于常年平均水平 利多因素不断涌现,金价站上1530创将近三周以来新高 泰国举重世锦赛李雯雯夺三金打破两项世界纪录 索尼a9M2再传谍照:速度机皇10月将见面? 一图读懂|湖北民营经济这部奋斗史“很行” 新一代VLOG神器佳能EOSM6MarkII评测 否决第二家泰坦科技闯关科创板被指 美总统候选人杨安泽也玩排长队合照但面临三困境 发改委产业发展司组织召开工业机器人重点企业座谈会 卖掉最赚钱的业务后,优信下落? 10年后6G将问世:速度比5G快100倍信号覆盖“盲区” 住建部:鼓励房价较高的大中城市发展共有产权住房 国际社会评白皮书:中国的发展是世界的机遇 9月26日起中国联合航空将整体搬迁至大兴机场运行 换机就买这些最值得买的旗舰手机推荐 快讯:数字货币概念再度异动金冠股份涨逾8% 中国大洋54航次队员东太平洋举行升旗仪式迎国庆 前8月全社会用电量增4.4%增速回落4.5个百分点 农银汇理基金张峰:看好新产业趋势带动下的成长股 百威亚太IPO定价27港元拟下周一上市 光大理财张旭阳:银行理财净值化多资产全策略布局 9月中旬流通领域50种重要生产资料29种产品价格上涨 中泰证券:三主线把握国企改革主题高确定性股票机会 西安投放780吨储备冻猪肉每公斤34元每人限3公斤 大商所对一名客户采取限制开仓监管措施 成都减税降费成绩亮眼%